德国科隆旅游推荐

时间:2020-01-04 旅游攻略 我要投稿

  沿着莱茵河从科布伦茨经过波恩,再往北,两岸的景色就慢慢变了,静静的葡萄园,幽秘的中世纪城堡不见了,城市的距离在缩短,河面上会有大型的油船和货轮频繁往来。前面就是德国的西大门科隆,自科隆过杜塞尔多夫便是德国著名的鲁尔工业区。到达科隆的时候,正好赶上了一年一度的狂欢节的高峰。

  进入科隆到处看到一种广告,因为不懂德文只能从画面上去判断。画面上是一俊男半身像,西装领带,手握啤酒杯,开怀大笑。细细一看,他的领带自领结以下全被剪了,只剩下了脖子上的那一圈,下端留着斜斜的剪口。我不懂那是什么意思,就问来接我们的德国朋友。朋友笑着告诫我们明天不要穿西装上街,特别不要系高级领带。因为狂欢节中的女士可能笑眯眯地走近你,然后突然一手揪住你的领带,一手掏出剪刀,咔嚓一下,转身就跑了。这是科隆狂欢节的一个特殊习俗。

  带着感受科隆人狂欢的强烈欲望,加上时差的烦恼,那晚怎么也睡不好,第二天很早就起床,我要出去遛达。赶在科隆沸腾之前,去感受这座两千年历史名城的静谧。

  天空是刚刚洗过的,可以看得很高很远,晨曦中的白云静静地飘在天边,那种纯净使自己戴了一幅高清晰度的眼镜。天空下的一切,都变得格外的清晰,以至于自己感到不太习惯。并不高大的哥特式屋顶带着阁楼上的小百叶窗,爬满墙壁的鳄鱼草,马路两旁如盖的橡树,街心花坛中盛开的玫瑰与郁金香,还有消失在前面拐弯处的柏油马路,构成了一幅透明的水彩。眼前的景致激起了我的灵感:去到莱茵河边,站在德意志大桥上看朝阳照射下的科隆大教堂,去感受朝霞里高耸入云的教堂尖顶的神圣,去偷听阿波罗神与耶稣基督的私语。

  宽阔的莱茵河缓缓地流过科隆,把城市分为东西两半。东部是新区,西部是老城区,霍恩索雷伦大桥与德意志大桥把城市连在一起。站在德意志大桥上俯视两岸,这个德国第四大城市就几乎一览无余。我发现在这座工业城市看不到一个烟窗。东部的新区虽然有一些新的建筑,却与老的城区搭配得十分合理、协调,视觉上没有突然的跳跃感。这个城市好像是在两千年前设计好了,以后只是按照统一的图纸建设而已。莱茵河西岸,石青色的科隆大教堂的双塔在晨辉中闪着熠熠的光芒,庄严、肃穆、神圣。

  这座高157.38米,花费16万吨石头,历时632年才建成的世界上最伟大的哥特式建筑,足以让任何人对科隆这座城市肃然起敬,为科隆市民的顽强和永不停息的奋斗精神所折服。脚下踩着德意志大桥坚实而朴素的钢梁,桥下是莱茵河静静的流淌,远望大教堂直入云端的尖顶,我感悟到这就是德意志精神所在——坚强、追求、深邃。迎面吹来凉爽的风,我慢慢闭上眼睛,用心去感受此刻异国他乡静谧与神圣。脑海却浮现出穿制服的党卫军的来回走动、集中营里铁丝网后犹太儿童恐惧的眼神……而后隆隆的炮声从耳边响起,科隆笼罩在火光中,莱茵河上巨响后升起的水柱直冲大桥的桥身……。日耳曼,这是怎样一个民族啊?

  走进科隆的狂欢节,置身在那些自由轻松状态下的市民中间,也许是帮助我认识日耳曼民族的难得机会。

  狂欢游行是以科隆大教堂为中心展开的,数以万计的人们聚集在教堂四周。教堂附近临时搭建了许多的摊位,主要是卖游行用的化妆面具、气球、小玩意,当然更多的是兼卖啤酒饮料快餐。广场上有各种表演,街道上不时会有不同的游行方阵通过。今天是礼拜四,正好是狂欢节中的妇女节,这一天妇女们会冲进市政府把市长打倒,自己坐在市长的宝座上,宣布对城市的占领。女人们在街上疯狂地剪男人的领带,并作为战利品带回家挂在墙上欣赏。所以游行队伍中的妇女方阵特别醒目。奇怪的是年轻姑娘化妆并不是很张狂,她们有的化装成白衣天使——护士,旁边的男朋友则化装成伤员,护士搀扶着伤病员游行;有的化装成很安详的动物,如头上带着羽毛的和平鸽;更多的不化妆,只是成群结队跟在队伍后面,嘻嘻闹闹。疯狂的是中老年妇女,她们一改德国妇女平常的严谨,浓妆艳抹,服装鲜艳,肆无忌惮地在游行队伍中横冲直撞。有一胖老太太走在家人的前面,胸前挎着一个巨大的男生殖器画板,脸上充满了自信与坚定。挤在人群中突然被身边的女士抱住亲一口是很正常的事,不少男人脸上都会留下不止一个的曙红唇印。

  游行队伍中很多是以家庭为单位的,一家人不同年龄、性别正好化装成一个神话故事或是创意为一种场景。也有属于游行发烧一族的,在广场上我看到一群老头,化装成为一班海盗,腰里别着枪,戴着眼罩,他们的海盗船要花费几万欧元。他们不停地摆着不同造型,免费为人们合影。

  以前听说过德国还存在极少数新纳粹分子,但我在游行队伍中没有见到一个化装成党卫军的。作为一个黄皮肤黑眼睛,在德意志人海中我丝毫没有感到陌生,人们友好和善。偶尔用英语的交流中,我发现德国人对中国充满了好感和向往。也许正因为这样,德国才成为了中国在欧洲的最大经济合作伙伴。科隆大教堂因为游行活动停止向游人开放,我不能进到里面从下往上去看阳光透射后的彩色玻利画,去重温三圣的故事;也不能爬上几百级台阶登上教堂尖顶,去聆听神在风中的言语。但我相信神现在正在倾听教堂周围不息的脚步。

  随着游行队伍,游看了罗马。日耳曼博物馆、旧市政厅、观光码头,一直到下午三点多游人渐渐退出,我才回到了旅馆休息。

  旅馆的附近有很多小酒吧,黄昏时我随意地进了一间,我不善饮酒,但喜欢在安静的地方喝点什么,听听音乐,看看报纸。这是一间有着二百多年历史的酒吧,里面客人很少,两个老太太一个老头,加我总共才四个客人。我坐在单独的一排,老人们见我进来后,微微抬起头,眼睛里流露出真诚和善意,但又不至于打搅这份黄昏中的宁静。而最令我感到意外的是,背景音乐居然是我们特别熟悉的前苏联卫国战争中曲子,《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红莓花儿开》《喀秋莎》。在这种音乐中,德国人已经没有了任何心的芥蒂,自然、坦然到只有我这个中国人才能意识到这歌曲那份特殊背景。要是在日本,你是不可能听到哪家酒吧会放中国《游击队之歌》的,不会的,永远不会的。

  在科隆短暂的几日逗留,使我对日耳曼民族有了更深的认识,不,是对所有民族有了更深的认识,那就是一个民族只要战胜自己就是不可战胜的民族。

德国科隆旅游推荐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