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老城门自驾游攻略

时间:2018-04-10 编辑:晓帆 手机版

  导语:假日闲来无聊,就与朋友相约一起到重庆市最有特色,且历史文化气息浓厚的老城门游玩一番,吃过早餐,便和朋友一起出发去目的地了。

  第一站:通远门

  位于七星岗,是今天要走访的四座现存古城门中最好找的一座。钻七星岗通远门洞子到较场口,这是重庆人到解放碑走惯了的老路。但你可知道,那两个通车的隧道其实并不是真正的通远门,旁边那座需要拾阶而上的小门洞,才是正宗的通远门洞子。通远门是十七道古城门中保存现状较好的城门,城门城墙连着鼓楼巷,成为老重庆怀旧的所在。通远门那座小门洞历来是重庆城通往外界唯一的陆路通道,门外的七星岗则是一片乱坟岗。一首流传至今,以城门为内容的《重庆歌》中唱到,“通远门,锣鼓响,看埋死人”。

  在所有的城门里通远门有着特殊的地位,因为他是唯一一个不面江而建的城门,却是重庆城通往外界唯一的陆路通道,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以崖为墙,是通远门的雏形,以后的千年岁月中,在这简陋的舞台上,有无数的人间悲喜剧在此上演。最惊心动魄的有两次,一次是南宋宝祐六年(公元1258年),蒙哥所率蒙古军分三路侵蜀,蒙古军考虑到通远门的坚固难攻,换为绕道进攻,最后直接导致了“上帝之鞭”蒙哥功败身死,直到18年后,忽必烈强攻重庆,守将张珏率众血溅通远门,终被破门,通远门才告失守。

  通远门的第二次刀光之灾发生在明末清初,对阵双方是明军和张献忠率领的起义军。张献忠率部数十万,超过守军十倍以上,仍无力正面强攻。张献忠绕道江津从菜园坝登陆,夺取浮图关,卡死了明军路上唯一退路。当时这一段到通远门全是棺山,没有大坡大沟,适合步兵作战,从水陆两路合围重庆,最后的主战场就在通远门。经6天激战,起义军炸塌通远门转角城墙,一举攻入重庆。张献忠令手下兵士大肆杀戮以解心中之恨。《荒书》记载,“城中男女皆断右手”。

  现在通远门已经完全融入了人们的生活中,那些数百年前的战火纷争只能在史书记载中知道。如今的通远门从早到晚没有一刻安静,卖小吃的小贩竭力吆喝,赶路的行人匆忙远行,车水马龙。城门之上,卖小面、凉茶的小摊,摇着蒲扇、抱着孙子歇凉的老汉。和封锁、保护、放进博物馆束之高阁相比,或许完全融入日常的生活中才是这座守卫重庆千年的古城门更好的结局。每天路过城门、在城门上休息的人们不会考虑到这座城门沉重的历史,但通远门却在其中获得了生命。

  现在通远门已经完全融入了人们的生活中,那些数百年前的战火纷争只能在史书记载中知道。如今的通远门从早到晚没有一刻安静,卖小吃的小贩竭力吆喝,赶路的行人匆忙远行,车水马龙。城门之上,卖小面、凉茶的小摊,摇着蒲扇、抱着孙子歇凉的老汉。和封锁、保护、放进博物馆束之高阁相比,或许完全融入日常的生活中才是这座守卫重庆千年的古城门更好的结局。每天路过城门、在城门上休息的人们不会考虑到这座城门沉重的历史,但通远门却在其中获得了生命。

  第二站:东水门

  东水门位于渝中半岛正东,就在正在修建的东水门大桥靠近长滨路一边的桥墩下。城门独特之处在于他并非正对江面,而是朝向北面,旁边新修建的“廻风廊”直通湖广会馆。在过去,东水门一直是城内人们乘渡船过河去南岸采购郊游及前往滇黔的主要口岸,清朝外来商客们也大都从水路到达重庆城,自东水门下。进进出出熙熙攘攘的商贩人群,最终就造就了他最繁华商业区的地位。沧海桑田,东水门的城门不知道目睹了多少穿着长衫的商人、坐着滑竿的官员、短打的力夫的忙碌往事。

  东水门位于渝中半岛正东,就在正在修建的东水门大桥靠近长滨路一边的桥墩下。城门独特之处在于他并非正对江面,而是朝向北面,旁边新修建的“廻风廊”直通湖广会馆。在过去,东水门一直是城内人们乘渡船过河去南岸采购郊游及前往滇黔的主要口岸,清朝外来商客们也大都从水路到达重庆城,自东水门下。进进出出熙熙攘攘的商贩人群,最终就造就了他最繁华商业区的地位。沧海桑田,东水门的城门不知道目睹了多少穿着长衫的商人、坐着滑竿的官员、短打的力夫的忙碌往事。

  东水门及城墙位于重庆市渝中区东正街1号,修建于明代,北距朝天门约800米,东临长江,门向北,气势巍峨。东水门是重庆九个开门中两个没有瓮城的城门之一,算是开门中的小城门。现存的东水门城门高5米、宽3.2米,厚6.7米,属石卷顶城门洞。附近有200余米的石墙一段,高约6米。随着湖广会馆一带的开发,东水门城楼和城墙上的居民住房拆出,才基本恢复了些本来面目。东水门虽经百年风雨,至今还残存有些零星小段城墙,2000年被重庆市政gu列为重点保护文物。

  东水门及城墙位于重庆市渝中区东正街1号,修建于明代,北距朝天门约800米,东临长江,门向北,气势巍峨。东水门是重庆九个开门中两个没有瓮城的城门之一,算是开门中的小城门。现存的东水门城门高5米、宽3.2米,厚6.7米,属石卷顶城门洞。附近有200余米的石墙一段,高约6米。随着湖广会馆一带的开发,东水门城楼和城墙上的居民住房拆出,才基本恢复了些本来面目。东水门虽经百年风雨,至今还残存有些零星小段城墙,2000年被重庆市政gu列为重点保护文物。

  走下东水门的石梯,有一处渐渐荒废的仿古建筑的建筑群,虽然是新建的,但是因为去的时候没什么人,许多老楼也一副久未使用的样子,些微荒凉的气息反倒跟苍老的东水门相映成趣。当年浩大的攻防体系和坚不可摧的城墙险门,如今已退出了历史舞台,也将自己的位置让与了高楼大厦,空留下一个个熟悉的地名,我们也只能在通远门、东水门这样的地方最后的缅怀那些曾经历经沧桑而依然刚毅的庞然大物。

  第三站:太平门

  去太平门的心情是十分激动的,因为这是在今年7月刚被发现的古城门,也因为这个契机才促成了此次重庆古城门之行,虽然遗址被封锁起来没办法近距离观察,还是能够远远地看到城门的痕迹。处于重庆府署所在地的太平门,因其守护着整座城市的政治中心,自宋末定位后便一直没有变动过。因此,重庆的城门按过去的数法是以太平门为首,依序按反时针方向绕城一周。太平门位于重庆旧城的东南方,修建于东水门(位于朝天门)南边约700米的长江边上,门址就在如今的太平门大码头3号。

  在寻找太平门的过程中的另外一个惊喜就是路过的一片老社区——下洪学巷。这片已经面临拆迁的老社区处处流露出一种“不合时宜”的苍老与安宁,狭窄得仅供两人并肩而行的小巷,两边是低矮的瓦房,歇山顶、老虎窗透露着这里可以述说的年头。长在路中央的黄桷树,绿荫如盖。因为是中午,小巷很安静,一路上就看到贪玩不愿意回屋午睡的小孩,微盹的老奶奶坐在院子里的老树下看着一群孩子,不时发出一声:“地上烦得很,看你拿手去抓!”

  沿着这个路牌下的一条狭窄小道往下走,左手边封锁起来的地方就是挖出太平门遗址的工地。在工地外徘徊的时候,遇到另外一个外国友人也来看太平门,不过都被挡在了封锁区外。这里曾是重庆城最热闹的地方,从太平门入城即进入白象街,入经四方街到鱼市口,曾是重庆衙署的集中地,县文庙、县学也在附近。这里又有白象街、商业场等繁华之所,还有不少庙宇。只是现在在一片拆迁的废墟中已经看不出极盛时候的光景。

  第四站:人和门

  寻找人和门花了很长一段时间,从太平门出来一路穿街过巷,路过了一片片拆迁区域和荒凉的工地,最后碰巧在一个完全封闭起来的工地外头瞥见了人和门的身影。残存的老城门位于长滨路至太平门一带的拆迁片区中,沿着长滨路走其实并不难找到,只是以为工地门关了起来路过几次都没发现。人和门是在2012年年初被摄影爱好者发现的,也成为迄今为止发现的唯一一座“闭门”, 对于研究重庆历史、建筑、军事与文化,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据有关文献记载,人和门位于太平、储奇二门之间,而距储奇门较近,门内有重庆各类镇台衙门,所谓天地人和,故名曰“人和”,史传 “人和门,火炮响,总爷出巡。闭。”清代时,人和门外有神仙洞水沟,从刁家巷、段牌坊流出的水经此处流入长江。人和门毗邻长江,在太平门、储奇门二门之间的人和湾,现存。1936年街道,城内有人和湾,城外为人和湾街,两街隔一城垣。《增广重庆地舆全图》在东华观巷口标曰“仁和坊”。

  据有关文献记载,人和门位于太平、储奇二门之间,而距储奇门较近,门内有重庆各类镇台衙门,所谓天地人和,故名曰“人和”,史传 “人和门,火炮响,总爷出巡。闭。”清代时,人和门外有神仙洞水沟,从刁家巷、段牌坊流出的水经此处流入长江。人和门毗邻长江,在太平门、储奇门二门之间的人和湾,现存。1936年街道,城内有人和湾,城外为人和湾街,两街隔一城垣。《增广重庆地舆全图》在东华观巷口标曰“仁和坊”。

  不高大、不险峻,看似很平常的人和门,也许是道闭门的缘故,确实一点也不显张扬之貌,也无多少名胜致景。或许正是如此,那首流传里巷的《重庆歌》里,无奈之下只好勉强凑句:“人和门,火炮响,总爷出巡”。人和门旁有县衙、府署、总爷是知府大人还是县大老爷?语焉不详,含混模糊,弄得今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话虽然如此说,但是细究起来,人和门处的邮局巷、人和湾这两条街巷,旧时还是很有些名气的,娓娓道来,龙门阵多,亦还饶有些轶闻趣事。

  此次到老城门游玩后,突然有了好多的感慨,同时也感受了浓郁的历史文化,让我觉得很有意义。

重庆老城门自驾游攻略相关推荐